欢迎来到思茅区人民政府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要闻 >> 乡镇动态 >> 正文

思茅,大地丰收

发布日期:2021年10月09日 17:34 浏览:[] 作者: 来源:

思茅,大地丰收

赵汉成

 

 

大地丰收

世道昌明。风调,雨也顺,大地丰收
忙碌多日,仓己满,木楼和房梁
也不愿承载太多
够了。母亲说,够了。山边地就不收了
一年一季,麦粒儿
要给馋嘴的麻雀留一些
也要给刚刚断奶的小兽们留一些

 

 

曼迈河

都知道,曼迈河距离思茅城区,有近十里地
都传言,曼迈河里鱼虾成群,岸上杨柳依依
大都见过,有丰腴的女子
在岸上笑语,浣纱洗衣

我离开时,我在小桥土,一夜徘徊
叮嘱故乡、渔船,我要回来
切,切为我留一益渔火,一片蛙鸣

今我归来,曼迈河已长成高楼
水流不知去向,鱼虾不知去向
河里眨眼睛的星辰不知去向
河边洗衣下网的人,也不知所踪
但我们仍然记得旧址,记得渔歌
记得当年水的流向
我们,仍然叫它曼迈河

 

 

边城东路

边城东路是一道长长的斜坡
商铺林立,游人络绎不绝
马路边上有护栏,行道上
槐树,榕树,银杏树,菩提树,相思树
各自按照自己的节奏,花开结果
秋风起时,落叶纷飞

负责清扫的是一个五十多岁大妈
(请允许我用不美丽的词
来如实的,描述她)
她头发枯黄、脸庞黝黑,和穿着的
橙色衣服及闪亮的反光条,形成反差
让我到边城东路12号上班的第一天
就发现了她。那天我去得早
满怀信心地挥动笤帚
吆喝着纸片、残花和落叶们向我走来
我由东往西,要去振兴大道买早餐
当我买了豆浆和馒头返回时
她已把整条大街,收拾的井井有条
初升的太阳,暖暖地照着她的脸

我发现她竟然一直是从坡脚往坡头
清扫垃圾的,已是半年后
那天早上,单位组织志愿者出去
清洁街道。我扛了一把竹扫帚
出门往左,向坡脚方向挥
纸片和落叶被往前拨动一点点
又纷纷调头,有的撞到腿上,有的窜到身后
很少有任人驱使的,我猛然反应过来
我曾经关注过的,负责清扫这条街的大妈
她竟然一直是从坡脚往坡头
打扫这条街道的

大叶榕的果实有珠子那么大
小叶榕的果实有豌豆那么大
落在地上,它们会学着皮球的样子
调皮地蹦达两下,然后向坡脚赶
力气大的,能滚出丈许
而风,仍然是往东吹,叶子也不停地落
落叶和果实,要去不同的方向
这些时候,日子更难了
天亮时候,边城东路仍然光鲜
一如往常

 

 

思茅老街

从新兴街右拐,就进入了株市街
街道逼仄,人不急,车亦不急
缓缓往南约200米,左拐,进下二街
下二街,有多条小巷连接上二街
这两条街道更加逼仄,只挤得进行人和单车
这两条街道之间有无数条小道拐弯抹角地连着
就如老街的街坊邻居们,户与户间皆联络有亲
如梭一般,在两条街之间绕上一天
就等于把这个城市的史书,逐册翻阅了一遍
真相,每一条小巷,都可以抵达

巷道两边的老房子嘎嘎作响
如你的誓言,经不起推敲
破旧的门楣,门楣上的同心锁
不知道是否锁住了一生幸福
老墙上的雕花窗子,欲言又止
一条老得不成样子的黄狗,
已难熬过这个寒冬

有一户人家从茶马古道解下马铃
叮叮当当,和应远方的溪流淙淙
风越急,老马锅头体内的牯牛
越发蠢蠢欲动
又有一户人家,院墙高过屋檐
企图困住女儿的春情
女儿却将牵牛花使出墙外
用喇叭发声

还有一户人家,在老街最中心
瓦面已被苔藓覆盖,锁孔亦被锈迹填满
我向一位晒太阳的老者问讯
老人用烟斗指指巷子深处
慢悠悠地说,想要知道更多的故事
就去问那口老井吧
它眼不眨眨,己有千年

 

 

在茶马古道

在茶马古道边
胡红栓、王玫、张琳和我
点了一大壶土罐烤茶
围着在矮矮的方桌
谈论四散的诗和远方
八卦赶马人的露水爱情

说着说着,几个人
都觉得自己就是马锅头,或者
马店老板的多情女儿
都有一颗缝补多次的心
有光荣的离愁别绪

黄昏,茶尽
我等起身,抱拳
模仿古老的方言
大声道别

 

 

茶马古道

远征的普洱茶,行走在古道的黄昏
赶马调子,弥漫着苍凉的情绪
披蓑衣戴斗笠的赶马人
刚刚和我挥手告别,又
马不停蹄走进你的梦里
那碗冒着香气的普洱茶
又端到你的面前

一千年以后,我一个人
站在茶马古道的起点,看到
树梢上的夕阳,像是一片黄叶
秋风吹过,飘落在路的尽头
暮色降临,听见
一首忧伤情歌
在重复呼唤,一条迷路的缰绳


茶马客栈

 

老店屋椽下的风铃

还在摇响关于你的记忆

歪斜的系马桩

还系着昨夜的温存

而那个粉色的梦和那句铮铮的誓言

早已经褪去颜色,哑了声响

遗落在古道的荒草间

再也无人认领

 

 

白嘟祺

在白嘟祺,我有一座房子
用来储藏马铃声和茶香
在白嘟祺,我有一块好地
用来种植春华秋实
明月清风

在白嘟祺,我要养育一群会唱调子的女儿
让她们说服那些南来北往的赶马后生,入赘我家
和我一同放牧白云苍狗
绿水青山

 

 

箐门口水库绕行

 

我有足够长的时间,沿湖岸赤足绕行,整日整夜

湖面开阔,四围青山,三万亩湖水 ,养了许多星星

阳光温暖湖水,年复一年

 

走累了,就在岸上站成一株芦苇

在秋天亮出一丛白发

风来我亦点头、摇摆,抱紧自身的节操

如有发丝飘落湖面,思想便会漫上堤坝

 

这个叫思茅的城市

置一座湖于身体的一侧

蓄积着三十万人绿绿的渴望

 

 

 

 

赵汉成 哈尼族。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曾获宝石文学奖。有诗歌、散文、杂文、文学评论等作品在《民族文学》《边疆文学》《绿风诗刊》《南国诗报》《大地文学》《天涯》《岁月》等报刊发表。作品被收入《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中国国土资源诗歌60年》《中国国土资源散文60年》《华语诗人2005-2006双年展》《华夏现代微型诗歌方阵》《中国地学诗歌双年选2011-2012》等多个选本。

联系地址: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边城12号  思茅自然资源管理所(665000)

联系电话:13987955090





打印 | 收藏 | 关闭